还在睡觉

这个人很懒,什么都没有留下

现pa/短

“你摸摸这个。”

       

谢怜捏住花城的手腕,示意他摊开手掌

      

花城乖顺地掌心向上:“哥哥,是什么啊?”

    

一把什么东西被放到了手上,还带着水珠,花城努力朝手掌的方向看过去,仍旧是漆黑一片。

    

他是刚满月时高烧烧坏的眼睛。

          

谢怜半蹲下来,抓起他另一只手过来,耐心道:“是花,你再摸摸看。”

     

细长的、柔软的,花城感受着这些花在手心的触感,脑海中努力想象着它们的样子。

      

“嗯……这是雏菊,我们待会儿可以把它们插在水瓶里。”谢怜用手指在花城的掌心画着花瓣的形状。

    

“晒太阳时的温度,还有你生日我叫你吹过的蜡烛,还记得吗?这些花就是那种颜色的。”

    


评论(1)
热度(26)

© 还在睡觉 | Powered by LOFTER